今天老丁讲课,说工具理性思维裹挟的社会大家逐渐变成了理性工具。非理性状态往往是有趣的代表,而这种有趣愈来愈稀有。
工具理性不关注目的,而只关注达成目的的方式是不是最优。就像谈恋爱是为了幸福舒适的稳定安全感,但是你只想着怎么赶快把小哥哥or小姐姐搞定。
追求工具理性在思想未启蒙、生产力未发展的混沌社会是没错的,不论是秩序还是生产,都需要大家学会循规蹈矩,服从劳动。社会给你指一条生存的明路,顺着走就完事儿了。
不知不觉“越工具理性,越成功,越轻松”这样的想法根植在中国社会每一个人的思维里,但是进入物质丰富,思维克制的时代阶段或社会阶层,还是这样吗?
其实非常压抑。争先恐后的内卷,虽然996吐血也只是内心暗骂老板之后继续干,相信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能够以此暴富,这样的理性克制,能引导所谓成功与幸福吗?又或者我们是不是该想想这是tz阶级和剥削阶级的一种控制,一种比美国梦还美的梦,就是克制和压抑自己的情绪和欲望就能得到幸福。而即使我们做成了这个美梦,你还懂怎么享受吗?
所以在解决了生存问题之后,人类应该思考非理性在生活中的占比,以及工具理性的相对削弱,价值理性的增强,明白低级的表现也可以让人快乐,甚至非常可爱,也要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怎样的。然后这里我又发现了一个知识点叫价值理性的回归。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对立,是马克斯·韦伯提出的(我又要去看书了)
以下引用,仍然是他人知识的搬运工和剽窃者:
韦伯认为资本主义兴起以后,资本逻辑成为最主流的逻辑,资本主义以后大部分人的人生目标和实现手段都是理性算计的,考什么大学,选什么专业,做什么工作,找什么对象,都是基于自己的条件和现实理性算计出来的,甚至是爱都是相亲以后奔着结婚的目标慢慢培养出来的感情。工具理性说白了就是没有什么理想和情怀,目的和手段都是根据现实情况理性权衡出来的。韦伯的意思大概是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要平衡,不能只有价值理性,没有工具理性,现实的情况是,价值理性越来越少,大家都越来越世俗,越来越现实,一点精神价值情怀层面的追求都没有了。
简单来说,价值理性,就是做正确的事;工具理性,就是正确地做事。在从野蛮走出来的时候,生存是人类最正确的事情,工具理性长期处于主导地位,以至于人们忘记了要去思考,在解决了生存问题之后,人类最正确的事情应该什么?
价值理性的回归是对现代化的反思,让人们开始思考工具理性


Netflix·Spotify·YouTube Premium会员合租


好家伙Cloud·极速体验


超大带宽·专线接入·BGP隧道


Realnode·专线接入·高速稳定


云网|免费试用一年


闪电机场|高性价比|五元起步


GsouCloud·全专线机场


胡三狗的后宫·4K秒开·IEPL专线


MZFast机场|高性价比


南部隧道|全球互联


次元链接|注册即送0.8元


N3RO|专业带机场|专属优惠


VeePN骨折优惠码SABRINA1551

Last modification:April 1st, 2021 at 09:55 pm
If you think my article is useful to you, please feel free to appreciate